大力又逃学了,书包里没有几本书,都是弹弓,鸟夹子,虫罐等。上学太没意思了,不如打鸟。反正一上课就困,下课就精神。大力也不知道逃了多少课。

 

老师也找大力的爸爸谈过,他爸也没办法,这孩子真不爱学习,不行就不让他念书了,下来干活。农村活很多,正好可以帮帮家里。


 

大力个子高,超过一米八,在同学中个头是最大的,在缺衣少食的农村,能长这么高实属罕见,这是遗传。多年后我见到了大力的儿子,身高一米九,比大力还高。


 

大力早就不想念书了,同学们上初三的时候,大力高兴地退学。他爸给大力找了个活儿,放全村的猪。每天早上把全村的猪拢在一起,赶到村南的大草甸子上,晚上再赶回来。

 

大力终于不用读书了,也不用看老师的脸色了。他现在是自由的,草原上鸟语花香,绿草茵茵,蝈蝈,蚂蚱,遍野都是,累了躺在草地上睡一觉,比神仙都要快乐。

 


习以为常后,大力就发现,生活不只有快乐,也有苦恼。风吹日晒,偶尔还大雨滂沱,这些也都能忍受,就是自己和一大群猪,大力看它们,它们看大力,天天互相看着,太寂寞。


 

不行,我要换个活儿,大力和爸爸说了自己的想法。爸爸皱着眉有点不乐意:“你要干啥活?你能干啥活?坚持干一年再说!”爸爸转身又嘟囔了一句:“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!”

 

入了冬,草原被大雪覆盖,大力也不用出去放猪了。冬天的农村没有活干,不务正业,赌博成风。大力也一样,和一群年龄差不多的失学伙伴赌点儿小钱,一天天快乐悠哉。


 


开春后,冰雪融化,万物复苏。家里也开始进行春耕生产的前期准备,刨粪,送粪,翻地,起垄。天气越来越暖,活也越来越多,种地,洒水,除草,间苗……这些活天天都有。特别是秋收,割,铲,拔,捆,扬,装,扛……大力累得直不起腰,也不敢喊累,怕爸爸训他。农村的活能把人累死,大力有点儿怀念读书的岁月了,每天坐在教室里,就看书写字也不至于累成这样啊,还有那么多同学热热闹闹的。




难道我这一辈子都要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了吗?大力想想就有掉入深渊般的恐惧。人生有多种活法,我不能就这么累死在农村,我得想办法。除了读书,有什么别的办法呢?想起读书,大力头就疼,就犯困。可咋地也比干农活轻巧啊!大力有些动摇。


 

这个问题始终在大力的心里纠结,如果去读书,爸爸会不会同意?如果同意了,我能不能学好,学不好还是得回来干活啊。

 

不!如果再让我上学,我拼命也要好好学习,我要考上大学,我要脱离农村,我的下一代也不能做农民,农民实在太苦太累。


 

下定决心的大力像个即将宣誓赶赴战场的战士,鼓足勇气向爸爸说了自己的想法。爸爸不敢相信,这小子是不是想逃避劳动?这都耽误两年了,还能学进去吗?能赶得上吗?


 

但看到大力那冒着火焰的双眼,立即行动的架势,爸爸心疼了。是啊,孩子这两年也够累的。

 

“既然你自己提出来的,那你自己去找学校说去吧,我不好意思找校长,万一你再不好好学习,我可丢不起那个脸。”


 

大力看爸爸同意了,高兴得真蹦:“行!我自己去找校长,这一回我保证好好学习,你们看着吧!”


 

我二叔在乡中学教学,大力找到他,说明了情况。二叔也很犹豫,但看大力信心满满的样子,就嘱咐了几句,并帮他办了入学手续。


 

大力欠的文化课实在太多了,上学的时候就没好好学,又耽误了两年,基本上是啥也不会。大力决定从初一开始读。可以想象,大力的年龄比初一的同学大了多少岁,他初三退学,个头还大,又干了两年农活,往那一站就以为他是老师或者家长。


 

重回课堂的大力脱胎换骨了,经历过磨炼的大力卧薪尝胆了,不顾别人的嘲笑和指指点点,把自己埋在书堆里,刻苦学习。他不仅在学校勤奋,放假在家一刻也不放松,田边地头,墙头麦垛,到处是他读书的身影。


 


三年转瞬即逝,1986年,大力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入县一中,全村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。


 

进入高中的大力更刻苦了,书不离手,手不离书,天天早来晚走,同学们都说,这位大哥学习可真拼命!放寒暑假的时候,躲在自己的小屋里,一学就是一天。

 

拼命的三年又过去了,天道酬勤,1989年的高考结束,大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交通大学。全家为他高兴,全村为他自豪。

 

多年以后,大力向我说:“我就是不想当农民,农民实在太苦了。跟在地里干农活相比,坐在教室里读书是最幸福的事情。如果我没有干那两年农活的经历,就不会有触动,也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 

 

现在总有家长困惑,我家孩子学习怎么就没有动力呢?

 

因为家长们总是把自己的苦和痛隐藏起来,把最光鲜的一面和生活美好的一面留给孩子,以至于很多孩子看不到生活的本质。


 

其实,让孩子知道生活本来的样子,让他体验一下烈日和严寒下的苦,感受一下肩膀上的痛,对他在学习上的表现一定会有正面的促进作用。



我们教育的一大难题,就是如何把成年人的惨痛教训告诉下一代,并让他们相信。


 

还记得河南一位农民工在河南省实验中学暑期施工时,写在教室黑板上的一番寄语吧?

 


不奋斗,你的才华如何配上你的任性;

 

不奋斗,你的脚步如何赶上父母老去的速度;

 

不奋斗,世界那么大,你靠什么去看看;

 

一个人老去的时候,最痛苦的事情,不是失败,而是我本可以。

 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海,自己不扬帆,没人帮你启航,只有拼出来的成功,没有等出来的辉煌!

 


能做到“浪子回头”的人,都能更深更痛地感受到: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。


 

大力是我表叔,现在是某知名汽车企业的研发部老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