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中无花,必不识花

在办公室写文件,坐久了,觉得眼干腰酸。于是,起身下楼,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,活动活动僵硬的筋骨。

前不久种下的草坪,已经绿茵茵的,像给园区铺了一层绿色的绒毯,走上去,软绵绵的。这么久了,很少有时间去户外,踩着这小草,就当是踏青了。你大可不必责怪我践踏小草的生命。一来,小草的生命力极其顽强,野火烧不尽嘛。二来,我这体格儿,刚去仓库称了一下,又轻了两公斤。没事。

我大概算是一个眼中无花的人吧。这草坪上,几株开得正盛的花,此时才入了我的眼帘。看她们色泽艳丽,开得正欢,正浓,正热烈的样子,想必早就被种在这里了。可我每天上班下班,竟然没有发现。想想,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。

花藤沿着竹竿向上攀爬,绿叶一路层层叠叠而上,缤纷的花朵点缀期间。这不仅是生命力,更是一种美的力量吧。生活得有情趣的人,总喜欢种花。在他的院子里,在窗台上,或者一块空地上,他利用空闲的时间,撒下花籽,植下花苗,浇水,施肥,捉虫,剪枝,等一园花开。

以前教书时,我们的校长便喜欢种花。他家门前,被他种上了许多我们叫不出名字的花来。那些漫长的日子里,我们百无聊赖,他在花丛里劳碌繁忙。山西的玄武算是个种花狂,他家的园子里,尽是花。以前,看他家满园疯狂的花朵刷屏,简直有些被吓着了。人在这样的花香里,内分泌会不会失调啊?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从来就没有种花的兴趣,似乎也无爱花的雅兴。也因此,我几乎不认识别人可以脱口而出花名的那些花来。我想了一下,这世间,万千花朵,我能认识的,大抵四五种,菊花,莲花,兰花我认识;如果油菜花,桃花也算作花的花,我也认识;再细数下去,我就黔驴技穷了。什么牡丹啊,茉莉啊,玫瑰啊,雪莲啊,耳熟,但不能详。

关于对花的认识,喜爱,不知道是否与人的生活经验,经历与遭遇,还有情操与雅致,是否存在一定的关系?

眼中无花,必不识花

我在农村长大,漫山遍野的无名野花,村头的桃花梨花,田里的油菜花土豆花,我似乎从没关注过,便不谈喜欢这些花了。我们脑子里想着的是,桃子梨子什么时候挂果,什么时候可以摘着吃的问题。这是不是我这些年来不爱花的原因?

眼中无花,必不识花

生病时,友人来看我,带着一束鲜花。我看着那一大束鲜花,心疼的要命——这该要花多少钱啊?那时,我一天到晚都想着钱。在我看来,在医院里,没有钱,便没有生命。我是不是活得过于世故,对一束花皆是如此。这是不是我后来对花依旧没有兴致的所谓的借口呢?

我被满目青翠的植被触动过,并为此感叹不已。那天,坐在车里,两旁的崇山峻岭之上,青枝绿叶,苍翠欲滴,在阳光里,发出生命的绿色来。那种光亮,摄人魂魄,令人动容。

可这样的感觉,在一朵花,或者满园的油菜花前,可从未有过啊?

或许,在很多人眼里,不懂花,不种花,不爱花的人,一定是个不懂情调,没有情趣而粗鄙庸俗的人吧?

昨日,看到文艺报的陆梅老师新书《无尽夏》的消息后,转发朋友圈。没料到,闹了个笑话。我以为,无尽夏指的是夏日无尽漫长。友人松哥看到后留言说,无尽夏是一种花。

哎,我这个不识花的花痴啊。